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融 > 正文

历史大案:犯罪现场堪比枪战大片黑龙江128持枪抢劫杀人案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2-03-18 01:22

  1995年1月28日,农历腊月二十八。 临近大年,时而已能听到“劈啪”响起的爆竹声。傍晚18时50分许,一辆车牌号为“91409”的“北京212”吉普车驶进黑龙江省鹤岗市南山矿大院,在北楼总务科台阶前停住。又过了几分钟,吉普车又悄悄地开到矿保卫科门前。车停稳后,从车上闪出4个人影。这几个人下车以后没有做任何停留,而是立即分成两组直奔目标,其中一个戴警帽的手握短枪,其余3人持长枪(主要是猎枪)。

  据幸存的经警刘东生事后回忆,当时准确的时间是差数秒19时,他正在经警队队长室南窗下靠西墙坐着。室内3张 办公桌呈品字形摆放。经警队长赵成远身携“五四式”手枪坐在刘东生旁边,经警毛成才、杜文军坐在他对面。当电视机屏幕上新闻联播倒计时时,门突然被拽开了,一个戴女式披肩假发套的人站在门口。几个经警还没拉得及转头看看是谁,这个人端枪就是一阵乱射。

  几枪打过去,经警杜文军和赵成远被当场击倒。坐在后面的刘东生与毛成才见势不妙,慌忙躲到办公桌 下。戴发套的人重新装弹以后,上前几步朝刘、毛二人身上又打了几枪。猎枪威力很大,子弹穿透木质办公桌,将两人击毙。4名经警全部倒在血泊里。

 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此时又有一个穿半截黑呢大衣的人闪身进屋,朝几名已经非死即重伤的的经警补了数枪,前后总共只有十几秒钟,4名经警全部死亡。

  一个戴烫发套的人率先端枪冲进会议室,接着冲进值班室。值班室只有一名保卫干部在看报纸,当场就被一枪打死。接着,戴警帽的男子手持钢珠枪进去补枪,并从保卫干部尸体上抢到一支五四式手枪替换掉原来的武器。

  歹徒显然经过多次踩点,对矿内情况非常熟悉。正常来说,10名值班经警都在这两个值班室,2个歹徒只要堵住门,就可以把他们全部解决。本来值班室还有另外4名经警,由于这4人当时都在与值班室相邻的小仓库里侃大山,侥幸躲过了第一轮扫射。

  而小仓库地中央放着5个贴有封条的帆布袋,袋中装着近百万的现金,这正是凶犯们要抢夺的目标。当时鹤岗普通工人一年工资只有5000多元,这100万元相当于现在的1000万元了。

  在听到经警队和保卫科值班室响起枪声后,小仓库中的4人先后持枪冲了出去。结果,4人中的经警张永华,刚刚冲出仓库就被歹徒开枪击中。歹徒使用的小口径步枪,中弹以后伤口不大,张永华还能带伤还击,一枪击中了歹徒的脸部。这个歹徒大叫一声,向后就倒。但张永华也被击中要害,虽然伤口不大,随后也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;保卫科长姜道生听到枪声以后,乘乱冲到了二楼,并跑进有人值班 的调度室打电话报案,并交代关灯;而另外2个经警陈学礼和张国明手持冲锋枪死守仓库。

  此时歹徒们已经攻到小仓库门口,开始用力砸门。外面砸一下门,手持“五六式”冲锋枪的张国明就向外打一枪。张国明当过兵,手中又是 支冲锋枪,使门外的凶犯有所顾忌。陈学礼朝门外喊话:“谁进来我就打死谁!”外面的歹徒见状大喊:“我炸死你!”这时,门板被踹掉一块,又被踹开一条缝。

  外面的凶犯往里塞炸药包,这是煤矿用的炸药包,威力很大,一旦爆炸,仓库里面两名经警都不可能活命。经警张国明见状,立即一梭子打出去。歹徒听到枪声,急忙向傍边躲避。紧接着,两名经警用力将门顶住,顶门时刚好把炸药的导火索夹断,这样一来歹徒就无法通过点火引爆炸药了。

  就在警匪激烈枪战期间,还有不明情况的人陆续走向值班室,结果都遭遇不幸。经警张治国这天夜里没班,吃过晚饭后,领着11岁的儿子到矿上洗澡。由于池塘新换水,儿 子怕烫,没有洗成。张治国领着儿子想到办公室去看电视,恰好一场激战后楼里出现短暂间歇。毫无觉察的父子俩刚刚进入大楼,就被几发子弹击中,父子全部死亡。

  经警田利华当晚在主楼值班,到19时多点,觉得口渴,到北楼找水喝,结果也被一发子弹击中头部,死亡。 经警宋师平离单位很近,晚上到矿上办点小事,听到北楼似乎有枪响,便摸进了楼里。刚进门就被凶犯一枪打倒在门斗里,接着又补了一枪。

  凶犯显然是冲着5个帆布袋的钱来的,但由于保干陈学礼、张国明的顽强抵抗,炸药包又被破坏,加之惧怕跑上二楼的姜道生报警,所以,不敢恋战,在值班室里放了一把火后便匆 匆地退出了北楼。时间不长,楼里又传出一声轰响,原来是越烧越猛的火焰把废弃的炸药引爆了。楼道里滚滚浓烟,火舌从窗户里喷吐出来。

  后来北楼共清理出11具尸体,所有死者除孩子外都被击中两枪以上。尸体被迅速编号。值班室由于大火焚烧,景象更是惨不忍睹。

  这时,门外由远而近不断传来汽车的引擎声,南山公安分局、市公安局和矿务局公安处的人员纷纷赶到。刺耳的警报器声撕裂夜空呼啸而至,消防队的救火车也开进了南山矿大院。

  从20时起,在全市的大街小巷、各交通要道上,全副武装的公安民警已上岗到位,开始了彻夜巡逻、堵截。全市所有可能遇到匪徒突袭的单位都派出公安、保卫和保安人员严加防范。

  黑龙江省公安厅和鹤岗公安部门的精兵强将云集南山矿,全力投入“1.28”大案的侦破战役。

  经过现场勘察,歹徒使用的主要是猎枪。在1996年的东北,猎枪还是可以合法购买使用的。仅仅鹤岗一地,合法猎枪就有近千只支,周边几个县市的合法猎枪总数不下上万把,所以从枪械追查歹徒几乎不可能。

  而刑侦专家经过对歹徒作案的手法分析,认为这些歹徒相当专业,动作娴熟,枪法准确,分工明确,心理素质非常好,肯定不是初犯,而是惯犯。

  破案的重中之重和突破口应该是11号尸体。在清理出的11具尸体中,其余10具都陆续对上号,只有第11号尸体烧毁最为严重,面部严重变形,经过四轮层层排查,于2月5日下午,在指挥部召开的会上,宣布11号无名尸体为重大犯罪嫌疑人

  后来,经过对11号尸体进行解剖发现,其头部有弹道重合的痕迹,并形成这样的意见:保干张永华一枪击中了这名罪犯的右颊,但并未使其毙命,由于同伙们弄 不走他,或者根本不想弄走他,就朝他脸上补枪灭口。一枪补在右颊,一枪补在左眼。这样,又有了新的疑点:按说,再补一枪足以毙命,为什么还要打第三枪呢?尤其 是打在眼球上不合情理,除非那个罪犯左眼部有明显特征。

  与此同时,还针对11号尸体右侧有颗树脂胶假牙,成立了专案组,在全市进行了排查,最终确定罪犯就是本地人。这对于侦破此案,意义重大。

  2月15日上午,“1.28”大案又有重大突破,再次勘验11号尸体时,发现其左上臂有暗黑色文身图案。文身照片很快加印出400张,当天中午即被分发到各分局、矿务局公安处和看守所、收审所、治安拘留所和劳教院。全市整部警察机器都高速运转起来,破案指挥部下达了硬性任务,要求最迟于第二天晚上查明11号尸源。

  当天下午,当地收审所12监号的李保生看过文身照片后报告说:“我敢肯定这个人就是田原。”李保生很快被带到破案指挥部。与李保生谈过话,大家都露出了欣慰 的笑容:“案子上线了!”

  这之后,顺藤摸瓜,破案形势急转直下。孙海波、闫文宇和田原的弟弟田雨很快便进入破案指挥部的视线,并先后被逮捕归案。然而,审讯却进行的很不顺利,一 度陷入僵局,以致指挥部内一些持怀疑态度的同志提出,该考虑把重点转移到其它团伙身上了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经研究,决定调整主攻方向,多做家属工作。很快便收到成效,田原的父亲田玉山、孙海波的妻子张惠如都说出了重要线索。

  接下来开始新一轮审讯。在闫文宇那里打开缺口。他供述说:“案子是我和孙海波、田原、田雨干的。我们几个里孙海波领 头。那天出租车是孙海波租的,司机被我们用枪打死,扔在汽校后面马葫芦里了……”

  很快,省厅、市局、南山分局的领导和警员找到了出租车司机房义贵的尸体。 并在文化路附近的一栋楼房里找到了凶器。清点了一下,计有:双筒立管截短猎枪一支;五连发猎枪两支;连发小口径半自动步枪一支;钢珠手枪一支,内有子弹, 外有外套,配子弹三发;双管小口径发令枪一支,枪内有子弹两发,外有外套;“五四”式手枪三支,弹夹内子弹十八发;十二号嘉陵弹四十枚;瞄准镜一具;日本 “三八”式刺刀一把;警徽一枚;枪簧六根;击针两个;枪零件六件;枪油三瓶;“五六”式弹连两个,上有子弹二十三发;枪背革一条;猎枪探条一套;大象牌猎 枪底头一盒;“五四”式手枪子弹十七发;无烟猎枪药一筒;以及其它上百枚子弹和弹壳。简直就像一个小军火库。

  当这些武器弹药摆在孙海波面前时,他先是一愣,然后不由自主地跪下了。在交待作案经过时,他表示了对闫文宇的失望。

  1.1992年2月1日,鹤岗矿务局运输处派出所民警杨坤及其子杨晓磊被杀案也是孙海波、田原、闫文宇3人所为。

  2.1990年12月19日晚,孙海波、田原为了搞枪,还精心策划,杀害了工商派出所民警高连国。

  3.1991年1月25日, 持枪抢劫小金鹤储蓄所,因储蓄所工作人员奋力反抗,抢劫未能得逞,二犯仓惶逃跑。此案发生后,当晚,孙海波、田原就作为嫌疑人被传唤到公安机关。但是在辨 认的过程中,由于犯罪嫌疑人的衣着有了变化,再加上辨认人受到了惊吓,失去了辨认能力,结果认定不是此二人。因此,公安机关就又将孙、田二人放回去了。

  4.1992年12月4日,孙海波、田原、闫文宇3人一手制造了大陆矿18万元工资款抢劫案。

  抢劫南山矿工资款的计划早在1994年9月就开始拟定,那时,离“1.28”还有四个月。凶犯们在精心策划时,为了躲过案件发生后的排查,便在工农群楼6号楼租了一套房间,先让田原以去韩国打工的理由于1994年10月住进去,又让闫文宇以停薪留职外出做买卖为名于12月住进去,长期隐蔽,足足在屋子里闷了几个月。可见这伙凶犯够狡猾的了。

  5.其实,“1.28”大案的前11天,也就是1月17日,这伙凶犯就决定当天对南山矿实施抢劫。只是那天他们瞄准的出租车司机张广林,在被击打头部后,带伤机灵地跑掉了,才没敢实施抢劫。

  6.“1.28”大案之前的两个多月,汽校后面的一个马葫芦(在东北方言里表示“下水道”)就被凶犯们选定为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葬身地。出租车司机房义贵当天恰巧被凶犯们选中,完全出于偶然。为了搞枪,这伙凶犯可以花几个月的时间寻找、跟踪一名民警。可以说,当民警高连国第一眼被凶犯看中时,他就已经必死无疑了。

  恶有恶报。1995年3月2日,鹤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孙海波、闫文宇、田雨抢劫杀人案。此3名罪犯都应当枪毙3回都不止。1995年3月11日上午,在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的宣判执行大会结束后,3名罪犯立即被押赴刑场,执行枪决。